从伐木到卖果再到育苗,云南广南县——守护蒜头果 铺就致富路(深阅读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)

从伐木到卖果再到育苗,云南广南县——守护蒜头果 铺就致富路(深阅读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)

  车出云南省广南县城,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,拐了不知道多少弯,终于抵达旧莫乡底基村岩腊小组。小村不大,仅有22户。他们靠着几棵伐剩下来的树,这几年找到了脱贫致富之路。

  树叫蒜头果,多分布在广南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》的有关规定,作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的蒜头果,经云南省林草局批准后可以采集、出售、收购。树以前是木材,后来卖果,现在成为种源,发展成育苗产业。“找到了通往金山银山的路,谁还愿意破坏绿水青山?”村民陆灿洪感触颇深。

  留 树

  车至岩腊,远望石山满眼绿。

  “多亏了蒜头果树!”陆灿洪说,要看蒜头果,得上山。出村步行约莫20分钟,在山脚终于见到了第一棵蒜头果树。扎根于石头缝,却长成了高大乔木,岩腊山上的绿,多半靠的是蒜头果树。

  当地人说蒜头果树材质好,大的可以做承重梁,小的可以打家具,可眼前的这片树,让人很难跟“材质好”搭上线。

  “都是砍剩的!”说起这个,陆灿洪有点惋惜。以前集体林没有分到户,谁家需要建房、打家具就上山砍树。远的运输不便,就先砍近处的;粗壮笔直的做木材,剩下的才用来采果榨油。

  这蒜头果特殊——种子很难实现自然繁殖。“太阳一晒,蒜头果就会油化,发不了芽;连续下几天雨,泡上几天,又会霉变。个别运气好的,落到石缝里,四五个月后,才会萌发,可就算出苗,也未必能长成大树——随便被什么虫子发现,可能又要被啃个精光。”陆灿洪说,果仁含油量大,招鼠招虫,影响了蒜头果的繁殖。

  不过,也得亏蒜头果仁含油量大,保住了这些剩下的树——以前陆灿洪家里的食用油,靠的主要就是蒜头果。“有时候吃不完,还能拉到街上卖上千余元,村里地少,没多少收入,这也是笔大收入。”陆灿洪说。

  “砍树没有出路——村里没多少田,致富离不开山!”旧莫乡乡长谢正文说,2012年蒜头果被列为云南省重点保护对象,县里划定保护小区,村里组织合作社、公司和科技团队共同研究,开始对蒜头果加强系统管护。

  护 树

  2015年开始,陆灿洪发现蒜头果变得越来越抢手:以前去皮卖果,三五块钱一斤;可如今越来越多外地客商上门收购,价格翻了一倍不说,还要连皮一起收。

  陆灿洪既兴奋,又懊悔:“要是早知道果子值钱,以前就不该砍树!”

  “不过,这树为啥这么值钱?”到处打听,陆灿洪才知道,蒜头果价格上涨的背后,是其价值的重新发现。蒜头果仁出油率高,蒜头果油含有修复神经纤维和促进神经细胞再生的神经酸。

  “通过培育产业保护好蒜头果这一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,蒜头果有望成为广南的生态树、健康树、致富树。”广南县委书记芶开波分析,由于蒜头果对气候、土壤的特殊要求,适种区域十分有限,加上对人体健康有促进作用,广南蒜头果产业前景看好。

  价格涨上来后,一背篓蒜头果就能卖到上千元。为了防止他人偷摘、动物偷吃,陆灿洪和村里其他不少人一样,选择提前采收。不过,问题随之而来:由于果实不熟,收的蒜头果发芽率、出油率低,严重影响了产业发展。

  2018年,广南县出台蒜头果种子收购保护办法,规定统一时间采摘、定价收购。2020年每斤蒜头果定价20元。“算下来小果一个一块多钱,大的两三块钱。蒜头果丰收分‘大小年’,去年小年,卖了一万五千块钱。”陆灿洪笑眯眯地说,中秋前村里组织人巡护,严禁提前采摘;中秋后家家户户上山采果,果实统一定点收购。

  蒜头果定价,很有讲究:一方面,育种企业收购种源资金压力不能太大,未来种苗价格也不至于炒得太高;另一方面,一棵树能收几千元,也能调动村民保护果树、发展蒜头果产业的积极性。

  “现在别说是砍,就算是榨油吃,我也舍不得!”陆灿洪说。

  种 树

  自家的树少,眼瞅着蒜头果价格上涨,陆灿洪萌生了自己育种的想法。

  2017年,陆灿洪留种50斤。去皮、晾晒、播种,细心呵护半年,却连半棵苗也没见着,“扒开一看,全烂了。”

  “估计是太阳暴晒,种子全脱水了。”陆灿洪说。第二年,他只拿了20斤种子试水,改成了去皮、消毒后直接播种。

  “尽可能模仿野外环境。”陆灿洪边说边比画:最下面铺一层小石块,模拟野生的石漠化环境;第二层铺上细砂,透水性好;种子放到细砂上,再铺一层木屑,仿腐殖质环境。没想到五六个月后发芽,一年后出苗,出苗率达到80%。

  全村只有陆灿洪育苗成功。那段时间,只要家里来人,陆灿洪就带他们去楼顶看育出的蒜头果苗。如今,陆灿洪2019年栽下去的树,高的已近两米。自家的林子原本稀稀疏疏,补植以后,石头山裸露的部分更少了。

  不过,光靠个人经验,不确定性还是大;要想规模化发展,离不开技术支撑。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广南县城的苗圃里,黑色的遮阳网下,一袋袋蒜头果苗按照严格的株行距排开,排水沟从中间穿过。

  “光育种,就投了800万元!”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伙国富说。装在尼龙袋里,果子不透气,一晚上就烂了;种在平地上,连续几天雨,一片片患上根腐病,“不管多晚,陆灿洪他们卖来的种子,我们都要连夜处理。”经过多年攻关、尝试,通过精准控温控湿,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实现了84%的出苗率。目前,广南县蒜头果人工种植面积已经达到2.4万亩。

  政府的投入也越来越多。近年来,广南县加大保护小区建设力度,在4个乡镇建成1500亩的保护小区,保护现存野生蒜头果树;2017年以来,依托于国家石漠化综合治理、退耕还林、陡坡地生态治理等生态建设项目,广南县在基础研究方面给予科研机构支持,解决了采收沙藏、苗木培育、移栽造林等方面的一系列难题。“解决了‘有没有’的问题,下一步我们还要缩短蒜头果树挂果期,解决‘好不好’的问题。”芶开波说。

  陆灿洪只管种,当地党委、政府以及龙头企业做好配套。依托浙江大学等科研单位,相关产品已经试水市场。“有市场,咱的蒜头果就不愁卖不好。”陆灿洪期待,门前的石头山上会有更多的蒜头果树,那将是他们的致富树。

责编:海闻